霸道文学 > 相公有毒:废柴蛊妃难下榻 > 第226章:某王果然阔绰呀

第226章:某王果然阔绰呀

“…”南菱不答,继续走着。

她现在心里就是一种被人卖了还替别人数钱的感觉。

叫她如何心甘情愿给人家办事。

好在她发现这个问题所在,能及时抽身!

“诶,南菱你们过来了。”

老太君和公孙大姐、公孙崇杰,正好从对面方向走过来。

想必此刻是回大院等候南菱的到来。

“五嫂…”

南菱能避开老太君和公孙大姐的问候,却避不开公孙崇杰的眼神。

公孙崇杰此时的模样,跟平常那个阳光朝气得模样大相径庭。

身上多了一份沉敛……

让南菱想上去揍他,替自己那日被凤止桓绑架的事报仇,却因此下不了手。

“哎…”叹了口气,便将眼神转向老太君和公孙大姐。“侯府的事还是找凤止枭吧,他的门道比较多。”

这下凤止枭更着急了。

没想到南菱这一闹,还当真了。

老太君和公孙大姐也跟着着急。

因为那钱契如今只能南菱才能兑换,除非公孙世琅活过来。

“太君,你们先回去吧,我跟她再好好聊聊。”凤止枭赶紧先安抚老太君他们。

然后带着宫南菱到茶馆里好好聊聊。

看他是不是今早起床的方式不对,为何今儿的宫南菱跟他平常见到哪个豪气干云的宫南菱不一样。



万丰茶楼,金尞全国都最有名品茶胜地。

凤止枭这个高调的性子,为了谈事,还知道点个包厢。

进了包厢之后,凤止枭却让人把房门敞开。

南菱以为凤止枭那个爱看女人的喜好,所以把门开着。

直到一个一袭白袍执着长剑,白发苍苍的老者,向他们这边走来时,南菱才知道凤止枭把门打开的意思。

“喂!你为什么把他也叫来这儿?”南菱赶紧给一个愤怒小鸟的表情给凤止枭。

凤止枭对着此时进来的‘老男人’抬了抬眼。“喏,他是老板你要多少分成你给跟他谈。”

说完,就捧着一手瓜子,坐到边上去当吃瓜群众。

‘喂喂喂喂…’南菱用求救的眼神看向凤止枭。

让凤止枭赶紧坐回来,可凤止枭此时的眼神抛向窗外。

让她面对一个如千年寒冰的男人,她亚历山大呀。

但是想到她是被眼前这男人利用的,她又生气着。

所以这一来一往,低着头坐在那儿生闷气。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向机灵古怪,自我化解尴尬的宫南菱继续沉默着。

赫连延禛却开口了。

“你很害怕我?”

一开口就是问南菱对他的感觉。

让翘着二郎腿、眼神乱瞄的吃瓜宝宝凤止枭,立马将定了神,眼神投向大桌上。

“嗯…”南菱点了点头。

这是实话。

现在她想上个如厕她都不好意思说呀,这能不叫紧张吗!

“如果你怕我,是因为五年前你看到的那些情景,那么请问你为何今早在树林中还割伤自己的胳膊给我喂血!”

宫南菱:“……”

气氛不由的凝固中。

“哎呀呀…”凤止枭立马插句话进来。“南菱以为你是他的世琅嘛,所以她才愿意救的呀,她要知道是你的话,早就逃之夭夭了。”

南菱点头如捣蒜。

在心里对凤止枭竖起万个赞。

对,她早上要是知道是眼前这个男人的话,早就脚底抹油了,还救个屁呀救。

现在想想都是明皇的错,怎么能给她传来错误的讯息呢…

“嗯?”赫连延禛南菱的反应,立马给个冷眸给凤止枭。

凤止枭不服气,瞄了南菱的后脑勺一眼,再看向赫连延禛:“本来就是嘛…”

那贱贱的眼神透露着‘来呀,打我呀,在南菱面前打我呀’…

见赫连延禛冷哼一口气,收敛起冷眸,凤止枭还嗤嗤的笑开了。

他终于找到可以掣肘这个暴龙般男人的脾气了。

“那…那个,赫连公子…王…王爷…”过于僵着的气氛加上内急,让南菱忍耐不住,只好自己先把事谈开。“那个公孙家钱契的事,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给我,否则您另外他人吧。”

说着南菱便站了起来。

‘噗……!’

一声很长又很有节奏的气声,随之而来。

让气氛再次凝固中。

这次连凤止枭也呆愣住。

南菱此刻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为啥她的肚子这么不争气,在这个时候给她放了一个这么大声的屁,还是有味道的…

‘呸呸呸!’

听到身后凤止枭吐瓜子皮的节奏感就知道。

咳咳!

而桌子上的老男人,则是一手抵在鼻子下清咳了一声,没有其他夸张的举动。

但在南菱眼里,没有爆裂的笑声比安静更可怕。

再加上腹下一股蠕动,南菱只好遁走。“不好意思,我先上个如厕。”

“百分之八十!”

冷硬的声线在南菱身后响起。

而南菱此时已经遁到一楼柜台那边去了…

“噗!”

“百分之八十?!”

“你就不怕她拿着这些去钱财投入别的男人怀抱中?”

但赫连延禛的阔绰,让凤止枭整个人像打了鸡血般激动。

谁给这男人的自信,让这男人这么相信宫南菱。

“她能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中那算她的本事。”赫连延禛眯着眼,那仰起的下巴,写满了自信。“那也算是本王没本事!”

“幸好南菱没听到这句话,南菱要是听到这句话,这如厕的档头估计就提裤子跑了。”凤止枭凉凉回了一句,捧着瓜子继续啃着。

赫连延禛被凤止枭这模样弄的心里一怔。

之前他跟南菱怎么样,凤止枭都是站在他这一边,不会露出如此替人惋惜的神情…

想到这,心底处泛起紧张感。

问道:“你怎么肯定她不会因为钱而跟本王走。”

‘噗噗噗!’

凤止枭将嘴里的几颗瓜子吐了出来,正襟危坐,给面前的好兄弟好好上一堂女人的课。“延禛,你觉得宫南菱这个女人傻吗?”

“…”赫连延禛思虑片刻,点了下头。“傻…”

凤止枭立马凝眉,语气不由的急.促。“她要是傻,为何你易容成公孙世琅的时候,她依然没有将她的心交付给你。”

赫连延禛眸光一沉。

凤止枭紧接着从他求知的眼神说道:“你不要以为一个女人愿意跟你上床,就觉得那女人已经把心交付予你了!”“更不要以为她因为你‘公孙世琅’的去世在那难过在那闹着要见你最后一面,觉得她心里有你!”

www.Gzbpi.com 更新3更快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