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学 > 相公有毒:废柴蛊妃难下榻 > 第292章:爱你等于坑自己

第292章:爱你等于坑自己

第292章:爱你等于坑自己

“大少爷回来了!”

  山庄大门口的人见到长孙承钰的轿子远远就大声通报。

  一脸兴奋冲上前来相迎,待看到后面的马车露出宫南菱的脸来,不由的诧异道:“南菱表小姐,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在外面多待两天?”

  “瞎嚷嚷什么呢!还不快去叫你们的庄主起来!”孤叶横在这小厮的面前,不耐烦的说道。

  这通报的小厮才注意到表小姐和自家少爷小姐的脸都不对劲,还有后面那个搂着表小姐腰肢的男人是谁?

  干吗一脸阴晦盯着他。

  “去把庄主和夫人叫到厅里,顺便让人去把郎中叫上。”宫南菱提醒道。

  小厮:“……”

  宫南菱脸色一沉:“你再不去,你家小小姐恐怕就没命了!”

  这一吼,小厮便注意到长孙承钰怀里抱着的人儿的模样,吓的他哑然失色。“啊,淑萱小姐怎…怎么……”

  赶紧屁滚尿流向东苑跑去。

  “庄主不好了,淑萱小姐出事了!”

  边跑边喊,惊的全山庄的人都从床上滚起来。

  轰隆隆!

  这时天际突突发雷电交加,持续片刻。

  雨也顷刻间冲泻了下来!

  闪电将黑夜中的筑梦山庄,劈的若隐若现。

  给人一种来到吸血鬼古堡的感觉。

  而对长孙淑慧来讲,此时令她害怕的不是周围的光景,而是赫连延禛。

  赫连延禛那给人压迫感的身高,此时忽闪的雷电将他那冷峻的脸庞打照如阎王降临的模样,令人不寒而栗。

  长孙淑慧悄悄往边上走去。

  整个空场上,只留下宫南菱和赫连延禛在那站着。

  宫南菱此时也是一眼不眨盯着赫连延禛,她注意到赫连延禛此时身上散发出凌冽的肃杀之意,一双眼眸凝聚着万般仇恨盯着前面百米处的宏伟建筑,双手慢慢的握起拳头。

  连他自己胸膛此时强烈起伏都不在意。

  “你赶紧回去!”吓的宫南菱赶紧将他往回拽。

  只因地上此时一大波虫子向赫连延禛袭来。

  “炎蛊是万蛊之王,其它蛊虫一嗅到它的气息就会聚集过来,你再不走他们就会发现了!”这是宫南菱那日跟长孙珑堂在祠堂看到的蛊虫书,上面介绍的。

  筑梦山庄本是养蛊大本营,这阴寒瘆人之地,赫连延禛这一大蛊出现,山庄必然会出现变化。

  宫南菱怕赫连延禛的身份曝光。

  毕竟筑梦山庄跟长孙善歆是直接关系。

  “主子,走吧!”孤叶从马车上拿着一件披风过来,对赫连延禛也露出焦急的脸色。

  赫连延禛拿过披风披在宫南菱的头上。

  雨水顺着他那刀刻般挺立的五官,流淌到下巴,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在宫南菱眼中很是性感。

  此时他面无表情,淡漠的说道:“看在你这么关心本王的份上,本王理当还你个人情。”

  宫南菱:“……”

  懵逼间,一只手被赫连延禛紧紧拽着。

  赫连延禛大步将她往前面的大屋走去。

  “赫……”宫南菱刚叫出他的姓,见到几个下人拿着纸扇向她这边跑来,赶紧止住嘴。

  乖乖的像个小媳妇跟着赫连延禛的步伐跑。

  这男人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心中顿感委屈,一急,眼眶泛红了起来。

  …

  “咦?这…这不是公孙世琅吗?”大屋前的站台上,长孙珑辉一眼认出赫连延禛的脸皮。

  宫南菱拉着赫连延禛的胳膊明显的发颤,心肝儿咕咚咕咚的响着。

  在长孙珑辉发愣之际,赶紧说道:“嘿嘿,二舅舅我们去换套衣服再出来见你们,麻烦您跟大舅舅说一声。”

  说着就将赫连延禛往东苑的位置推。

  长孙珑辉对这山庄突然闪现出个公孙世琅来,表示一脸懵逼。

  赶紧去找自己的女儿问问去。

  赫连延禛这次被宫南菱牵着走,没做反抗。

  “小叶,快!你去草房取一些食虫草过来!”

  “是!”

  “阿信,你到大少爷的房间拿一套干净、大的衣服过来!”

  “是!”

  吩咐完之后,宫南菱就关上厢房的门。

  “慢着!”却被一只大手给挡住。

  赫连延禛此时站在她的身后,对着后面出去的丫鬟说道:“去你们庄主的房间拿一套衣服过来,你家大少爷的衣服让我恶心!”

  宫南菱:“……”

  ——‘砰!’

  面前的门说关就关。

  宫南菱转回头的时候,她的衣柜前,一个挺拔的身姿已经伫立在那里。

  冲上前去,抢过赫连延禛手上的衣服。“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阿嚏~”

  说着打了个喷嚏。

  赫连延禛的脸瞬间阴沉。

  伸手直接将宫南菱公主抱抱起,直奔床上。

  “你要干什么呀,衣服这么湿,床都给弄湿了!”宫南菱挣扎起来,一脸郁闷。

  哪个人在床上脱脏衣服的呀。

  “你是想让你的身子把床弄湿,还是希望衣服把床弄湿呀!”

  “当然是身子把床弄湿!”

  赫连延禛说的不容抗拒,宫南菱回答的也不甘示弱。

  空气,突然间静止住。

  直到宫南菱注意到赫连延禛对着她撕开身上的袍子,喷出火热的光芒,才注意到赫连延禛给她挖的陷进。

  秒怂!

  乖乖的伸手朝自己的腰带伸去。“我脱还不行吗?”

  这句话下,赫连延禛果然停止住饿狼扑羊的动作,静静看着宫南菱下一步举动。

  被这么静距离,还是居高临下,还是一个男人刻意这么盯着,宫南菱怎么也下不去手。

  弱弱说道:“你…你背过身去。”

  “限你半盏茶的功夫!”赫连延禛警告道。

  便君子般背过身去,走到门边。

  虽然目标远了,但赫连延禛雷厉风行的手段,让宫南菱不敢怠慢,依言迅速换下湿漉漉的衣服。

  这时去取食虫草和衣服的丫鬟也回来了。

  两人只到门边,就被赫连延禛赶下去。

  急的宫南菱身上的衣服还没穿好,就冲下床,跑到门口喊话。“你干什么把人赶走,多双手效率就快一点。”

  宫南菱想快速把食虫草汁涂在赫连延禛身上,没想到赫连延禛老是来坑她。

  不!其实是坑他自己。

  赫连延禛的眼眸一打照过来,宫南菱就自觉的系上腰带。

  但是为了给赫连延禛快点换上衣服,两边的衣服随意合上就完事了。

  便开始忙碌赫连延禛的事。

  赫连延禛坐在椅子上,身上衣服一件不剩的散落在地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