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学 > 相公有毒:废柴蛊妃难下榻 > 第313章:药房

第313章:药房

这始料未及的反应,让长孙珑镜的心咯噔了一下。

只见宫南菱此刻笑的眼泪都飚出来,指着长孙珑境的鼻孔,伴着笑意说道:“我…我怎么给忘了呢,我可是个公主呀,赫连延禛是我的皇叔呀,那这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孽种呀!”

“孽种怎么可以留在世上呢,啊哈哈…!”

宫南菱边说着边摘下发丝上的银簪。

长孙珑镜注意到她的眼神向肚子看去,立马伸手拍掉宫南菱手中的簪子。

他居然忘了他这个鬼灵精的外甥女!

“如果你敢伤害这孩子,我就让赫连延禛命丧黄泉!”

“哼!”宫南菱冷笑一番,从地上坐了起来,眯着眼说道:“这句话应该是我跟你说的吧,要是赫连延禛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这孩子你也别想考虑了!”

长孙珑镜:“……”

宫南菱继续说道:“既然你们能使炎蛊和阴寒之蛊,那我也可以使这个蛊呀,毕竟这两蛊毒没有药可解……”

说着,长孙珑镜就伸手袭向她的身上。

“你觉得我会放在身上,再跟你说这个事吗!”宫南菱冷讽道。

“啪啪!”

没要到玉佩的长孙珑镜,恼羞成怒,挥向宫南菱两巴掌。

‘铿锵!’

此时门外响起一阵厮杀。

这厮杀声迅速就静了下来。

——‘啪!’

随着房门的破入,一股浓烈的花香味飘了进来。

“你们两个将公主带走!”

“不!宫主,你将公主带走,我们留下来!”

“……”

一进来就探讨着怎么将宫南菱带出去的话题。

让长孙珑镜钻了个空。

功夫本就跟环姑不相上下,那些天花教的姑娘们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况且这是在他的地盘。

他随时都能拿出蛊虫来对付天花教的这些人。

见那几个姑娘已躺在地上哀声痛叫,虫子咬着她们的血肉。

宫南菱冲向环姑,大吼道:“师父快走呀!”“师父我不想你跟我娘亲一样被虫子活活咬死呀!”

环姑也不再恋战,也注意力全部贯在宫南菱的身上。

“走!”

趁长孙珑镜换气道的时候,冲过来拉上宫南菱,一个箭步冲向门口。

“想走!没那么容易!”

只听到‘咻’的一声,门上端一条血红的大蜈蚣向宫南菱和环姑的头顶上袭来。

“啊啊啊啊!!!”

宫南菱吓的大声尖叫,环姑本能推开宫南菱,并弹开间距。

“小花!”

宫南菱定睛一看,此时视线内猩红的大蜈蚣变成一个大蛇头。

立马放松了下来。

“呃…”

此时环姑却抱着肩膀缓缓倒了下去。

那肩膀上渗出黑血,让宫南菱知道了这蜈蚣还是咬到人了。

“师父!!!”立即上前去查看。“孤叶!”

思及时,孤叶这张牌也不能隐藏。

小花救人之后就遁的无影无踪了。

在长孙珑镜赶过来时,两个黑影闪现在宫南菱的跟前,迅速将环姑带走!

见长孙珑镜冲了出去,及时伸手拽住长孙珑镜。

她相信这两个黑影是来救环姑的,而不是长孙珑镜的人!

长孙珑境反手,掐住宫南菱的脖颈:“哼!虽然我还没研究出治疗炎蛊和阴寒之蛊的解药,但是秘方我知道!”

“啊咳咳…!”宫南菱瞳孔放大。

这意思是说那蛊虫介绍书籍最后一页治疗的方法是在长孙珑镜这儿?

长孙珑镜:“我本是想着这秘籍烧了便是,但现在想想要是你对我下蛊,那我还能拿出来研究怎么炼制解药。”

这句话下,宫南菱双眼泛出希望的光彩。

她现在不能离开这里,一定要拿到这抑制炎蛊的秘籍才行!



那两个黑衣人将环姑一路带到筑梦山庄去。

一上山庄,一个将环姑带到桃花林,一个前去东苑禀报。

这禀报的对象正是长孙珑堂。

长孙珑堂一听到环姑受伤,就直接出了厢房。

身上还是亵.衣亵裤,连件披风都不披。

卓氏喊都喊不住,只好拿着披风跟了出去。

又是跟到桃花林。

这是还跟到桃花林中那间十几年没人住过的木屋。

跟在木屋前的一棵大树上便停了下来。

眼睁睁见着长孙珑堂抱着一个白衣女子,急切走进那木屋,然后脆生生格外清晰听到几声‘环儿~’。

心下一怔,这女人难道是鲜于环!

思及此,不顾会被人发现的念头,靠过去。

跃上台阶,走向那木屋。

正从那没有窗纸掩护的窗口中见到长孙珑堂趴在女人那洁白的锁骨上的画面。

再定睛一看,那张果然是记忆中鲜于环的面容,心中顿是五味陈杂。

“不知大夫人前来这儿,所谓何事?”

手下一声响亮的问话,让屋里和屋外的两人同时慌张起。

长孙珑堂继续趴在环姑的肩上,给环姑吸毒血。

现在他只是个普通男人,别拿着筑梦山庄‘庄主’的身份来压他。

“我…我是来给老爷来送衣服的!”卓氏消化很久,才对屋内那番暧.昧的情景说服,恢复到平常大夫人那种大方得体的神态。

从容将手上的披风递给长孙珑堂的手下。

还好心询问道:“里面那位姑娘是中了什么毒呀?”“需要哪种药草,我马上派人去药草房拿来!”

“是被珑镜国师的血蜈蚣所伤。”

“喔,这种毒可厉害了,我得亲自去配!”

说着,卓氏就冲冲离去。

直奔药草房。



此刻的药草房中,有人在这里探寻多时了。

这人便是赫连延禛。

他本想是先去长孙祠堂哪里去查看长孙家的蛊虫谱,却因为他的血无法启动门上的机关,便只好放弃。

前来药草房摸索。

根据自己对药理的掌握,来寻找可以缓解炎蛊作祟的药物。

之前来的时候,宫南菱给他用的那种草药,对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没办法掩盖了。

许是这几日跟长孙淑慧来来往往,长孙淑慧体内的阴寒之蛊影响到他,所以他甚感不适。

‘咔啦!’

正往怀里装这些草药的时候,只听到门上有人拨动铁环的声响。

却没有走路的声响。

赫连延禛当机立断,跃上横梁藏匿了起来。

他相信此番进来的人,也不是像他这么光明正大。

要是筑梦山庄的那些主子,正好他可以大做文章。

‘是她…!’

却不想进来的人是长孙淑慧。

长孙淑慧也跟他一样在药柜上面一番找寻。

www.Gzbpi.com 更新3更快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