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学 > 相公有毒:废柴蛊妃难下榻 > 第328章:生死未卜,枭

第328章:生死未卜,枭

“咱家的小公主,咱们又见面了!”

宫南菱他们刚决定冒险一试,摸黑过河,包文图却杀了过来。

“咱们重新回到那边去,大师姐二师姐开路,我们在后面做掩护。”宫南菱立即向天花教的师姐妹们示意往树林那边退回。

跟剩余的几个说道:“大家用针扎下自己的血,要快!”

大家照做,与时同时宫南菱从怀里拿出一罐瓷瓶来,将瓷瓶打开,里面的粉末迅速洒在那些扎了血的针上。

针上的血瞬间凝固。

宫南菱紧急喊道:“快!把这些针扎入河里!”

这副情景,包文图冲了上来,一脸的愤怒。“宫南菱!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就怕宫南菱在河里搞了什么名堂!

直接宫南菱此时的眼神朝河面看去,本是惶恐的表情,此刻缓缓的勾起唇角。

看的包文图毛骨悚然!

凌空而去,向着宫南菱的脑袋挥去龙筋鞭。

“姐妹们,上!”

与时同时,那些插在河里沾着人血的小长针,此时针上粘着一串黑色软体的东西。

那是水蛭。

此刻齐刷刷向包文图的脸打去。

“啊啊啊!!!”

顿时惨叫声此起彼伏。

宫南菱趁着包文图的人在折腾脸部的时候,赶紧向树林里跑去。

“想进树林,没门!”

包文图急赶而上。

一张被水蛭吸着的脸,直接割了一层皮下来。

朝着宫南菱他们洒出毒粉。

“南菱小姐,快走!”

两个师姐妹将宫南菱推开,跃起,打开花伞反弹那些毒粉。

那些毒粉像磷一样在空气中着热点燃。

散发着浓烈刺鼻的腥臭味,很快吸入人体内,根本就来不及捂鼻。

——‘锵!’

一把长剑破空而上,袭向到包文图。

随之‘哒哒哒’的马蹄声。

凤止枭趁包文图挡剑的时候,迅速骑马过去,掠过宫南菱的身边。

抓起宫南菱坐在他的马背上,飞快而去。

“你们几个给咱家解决了她们!”包文图对四个赶来的宫女说道,说完他便轻功而上,向着凤止枭离去的方向赶去。



“快带我去找大夫,检查我肚子里的孩子……”

受到毒粉的冲击,宫南菱此时全身发软,神志不清,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她肚子里的孩子千万不要有事!

所以凤止枭此时沿着河边行走,她也没办法说明。

相同凤止枭也不想她有事,所以沿着河边走,容易出去。

也就孤注一掷,跟包文图赛跑。

但包文图的功夫一向是他们墨枫阁头疼的目标。

没多久包文图就赶上…

为了保护宫南菱,凤止枭只好跳下马,将宫南菱绑在马上,然后拿出匕首扎着马屁,让马儿快速逃走。

他自己留下来跟包文图拼个你死我活!

“七皇子,你这么做不觉得吃亏吗!”包文图也已经筋疲力尽,便开始劝凤止枭。“赫连延禛赢了,也没给你什么好处呀!”

“啊哈哈!”凤止枭大笑开来。“见你这狗奴才说这种话,就知道你的主子女皇陛下为什么收复不了金尞还啃不了南颂!”

“不要侮辱女皇陛下,你金尞也只不过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一说到长孙善姿,包文图就恼羞成怒。

全力以赴,招招向着凤止枭致命袭来。

凤止枭:“只要赫连延禛坐上皇位,天下才能太平,一个数典忘祖、心狠手辣,连自己妹妹、夫君都敢杀害的人,这种人登上皇位,必遭天谴!”

‘铿锵铿锵…!’

两方激烈打斗了起来。

‘哒哒哒!’

‘哒哒…’

‘哒…’

——‘哗啦!’

有远而进错落有致的马蹄声,踏着河水向凤止枭这边的方向而来。

凤止枭边跟包文图对战,边看向这边。

马上一批背着弓箭的黑衣蒙面人。

此时一手拔出背上箭筒的箭支,一手拿起弓,纷纷向凤止枭的方向射去。

‘咻~’

‘咻~’

‘…’

加上包文图的阻挡,凤止枭肩上、腿上皆中箭,慌乱之际,直接俯身投向树林中。

总比跳到河里被踩死或是被射成筛子的好……



两日后。

林中一座小木屋中,宫南菱在这里躺了整整两天。

在噩梦中清醒了过来。

梦到大家都让她拿掉孩子,然后她跑呀跑,包文图来追杀……

对了,凤止枭!

想到这,宫南菱猛的从床上坐起来。

咕噜~

肚子在这个时候不争气的叫唤一声。

与时同时,有个六十多岁的老婆子端着一碗药水进来。

见宫南菱要冲下床,便急忙上前去。“喂喔,我的姑奶奶呀,你大病初愈,得好好休息呀,得好好照顾肚子里的孩子呀。”

孩子?

宫南菱下意识看向自己的肚子,眼眸突地放大急忙问道:“我的孩子没事吧?”

“要不是我这老婆子送女儿下山呀,幸好遇见你,要不然你就真有事了。”“也幸好我有着接生过四十年孩子的经验,知道你这肚子该怎么调理…”

说了这么一大堆,不就表示宫南菱的肚子没事。

“谢谢阿婆!”宫南菱恭敬的鞠个礼,便问道:“那阿婆有没有见到一个白衣、腰间挂着玉佩,面貌俊朗,身材中等的少年?”

“没有。”老婆子应了声,注意到宫南菱慌张的神情,诧异道:“怎么,他是你的夫君呀?”

“不是,他是我夫……是我的朋友。”下意识说到‘夫君’,宫南菱急转改掉口词。

眸光不由的黯淡下来。“阿婆,你带我下山看看,我得去找找他!”

“不行,我早上要去城里拿药的时候,见到山脚下不仅有官兵巡逻,还有一些没穿官服的人也在巡逻,见姑娘你这样逃跑,定是被人追杀到吧,所以我这个老太婆建议你,还是乖乖呆在这里,再过两天再说。”

“阿婆,你是说除了官兵还有另外的人来打探?”宫南菱求证道。

“嗯,姑娘你们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呐,怎么有官府的人也有另外的人在找你们呀!”阿婆认真看着宫南菱,对宫南菱的身份越来越好奇。

这让宫南菱清醒了过来,赶紧对阿婆说道:“谢谢阿婆救了我,但我不能继续留在这儿,他们早晚会搜上来,到时会连累到你的。”

“诶,没事没事,我这老婆子呀命已经活的够长了,让我在有生之年呀做件积德的事,死后到了阎王爷那儿,好投胎呀!”

宫南菱:“……”

www.Gzbpi.com 更新3更快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