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学 > 道貌岸然 > 章一零零 这就是亲人

章一零零 这就是亲人

我说:“我为什么要喜欢。”

心里隐隐约约知道表姐要干什么,可我没把话点明白,看看她做什么妖,我就知道,她来上门吃饭,绝对不是想我了,过来看看我,而是另有目的的。

表姐夸张的说:“哎呦,我的傻弟弟,你姐我给你介绍对象呢,我跟你说,我可是上了心了。”

看了一眼表姐,这两年她也见老了,她比我大一岁,现在眼角有细纹了,不过很白,但这个白是脸上抹东西变白的,现在化妆品都挺牛逼的,遮瑕什么的,脸看起来又白又亮,一些丑女化了妆。拍拍照,再加个滤镜,引得一群宅男嗷嗷直叫,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很公平。

不过,实话实说,表姐的气色绝对不如白子惠、李依然和齐语兰。

我很少见这三位化妆。确实天生丽质,皮肤特别的好,白皙,透亮,也不知道怎么保养的。

身上穿得衣服应该是大牌子,不便宜,在关珊的熏陶下。我对品牌也有一定的认识,表姐身上的自然不是顶级的,但也不是普通人寻常穿的,只不过,牌子很大,搭配却不太好,有的衣服,模特穿着特好看,自己穿就很丑,身高达不到,身材达不到,表姐就是这样,她穿的这件衣服,但看还不错。但穿在她身上,却显得臃肿。

我说:“谢谢,姐你有心了,但我不需要。”

表姐说:“怎么就不需要了,男人就是需要女人的,家里有个人照顾,省不少事情呢,再说,你这也老大不小的了,赶紧要个孩子,你妈你爸也省心不是。”

我说:“姐,我现在没那个心情,也没那个精力。”

表姐说:“董宁,我跟你说啊!我知道你什么想法,你想多挑挑,可多挑挑不就挑花了眼,到时候怎么安下来心,还有,你现在是单身,可不要乱来啊!别出去找那种不三不四的,花钱不说到时候惹了一身病回来,姐给你介绍,你也能满足个人需要。<>”

越说越不像话。

我说:“我真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关珊刚走,我还不想找。”

表姐说:“再不找就晚了,你相信我,这个绝对比关珊强,这个是个过日子的。你别看她不太会打扮,比不上关珊,但关珊就会乱花钱,有什么好的,这女的能给你做饭,洗衣服。”

我一听就不愿意了,什么意思。有这么贬低别人的吗?我知道关珊不好,但这话用你说吗?你跟我什么关系,你说的上吗?

我说:“关珊怎么样都是我老婆,她现在走了,你这么说不好听吧。”

我本来想说更重的话了,但留点情面,毕竟是我妈的亲戚。

我知道表姐跟关珊之前见过一次,两个人不对付,颇有些斗气的意思,可是关珊走了,口里多少积点德吧,在我面前尚且敢这样说话,背后不知道怎么说呢。

表姐的脸色不太好,可能觉得我说话不好听。有些人就是这样,从来没想过自己说话难听,总是挑别人的毛病。

“好啦,好啦,算我说错啦,我给你赔不是,不过,你听姐姐的,现在是最合适的时间。”

表姐笑着说。

我说:“我真没那个意思。”

表姐当没听见一样,说:“我给你介绍介绍,她是我同学,叫董晓燕,跟你一样年纪,样子还过得去,打扮打扮还是挺不错的,这娶妻娶贤,不用太漂亮的,她能照顾人,做饭可好吃了,你娶她是你的福气。<>”

不行,要结束这个话题。

不知道表姐抽了什么风。非要介绍她同学给我,我觉得这肯定不是我妈的意思。

我说:“姐,实话实说,我没相中。”

表姐脸一僵。

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要不是在同学会吹牛能当红娘,我才不来这破地方呢,这董晓燕真烦,离了婚。还有一个弟弟,老要钱,我怎么介绍也介绍不出去,这就这自家人好忽悠,不行,我必须介绍给董宁,豁出脸皮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在同学面前吹了牛逼,现在下不了台了,想起了我,真是谢谢啊!我他妈的又不是垃圾回收站,什么人都要。

离婚了就要考虑考虑,还有一个伸手要钱的弟弟,关山已经折磨我好几年了,我又没有受虐狂。我还来,再说什么了解都没有就想让我跟这女的好,有病吧,问过我意见吗?我找白子惠好不好,我找李依然好不好。

对这个董晓燕我没什么意见,都是人,可是表姐为了自己的面子,强行撮合,让我很烦。

表姐一笑,化解了刚刚脸不的僵硬,她说:“跟姐说说,哪里不相中了。”

知道来龙去脉,知道她的目的,索性我就放开了,我说:“丑。”

表姐撇了撇嘴,这个小动作我看到了,实在是她不懂得怎么掩饰,平常我接触的都是曾茂才这种人,喜怒不形于色,随便说句话便大有深意的人,已经练出来火眼金睛,看人识人有了自己的一套。<>

表姐的表情将自己想的暴露出来。

况且,我还能听到她的心声。

“自己长的那么丑,还嫌弃别人丑,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条件,一个破公司的小职员,能有老婆就不错了,还丧了妻。多晦气啊!克妻啊这是,能找到离了婚的就不错了,眼光还挺高,哼。”

丑陋的嘴脸,败坏的人性。

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表姐说:“董宁啊!你的眼光别那么高,你看看你自身条件也不算太好。找一个差不多的就行了。”

我找差不多的也不会找这样的。

我说:“姐,我就喜欢漂亮的,脸蛋要好看,身材要苗条,胸要大,屁股要翘,不是这样的你就别费心了,我肯定不同意。”

表姐已经濒临愤怒了,她在心里狠狠的咒骂我,“臭屌丝,你也看自己什么德行,还想找年轻漂亮的,你这辈子也不可能,做你的狗屁千秋大梦吧,就喜欢漂亮的,色鬼,败类,恶心。”

我心中冷哼一声,我搞不明白表姐为什么这样心怀恶意。

表姐说:“董宁,要不我约个时间,你们见个面看看。怎么样?”

我心里清楚,绝对不能犹豫,我说:“姐,我看算了吧。”

这时候,我妈喊开饭了,表姐还想说点什么,我说:“姐。咱们先吃饭吧。”

表姐很不爽的起了身,坐到了饭桌上。

一大桌子的菜,很丰盛,都是我喜欢吃的,因为表姐是客人,我妈很热情,给她夹菜。表姐挪开了碗,说:“姨,我减肥呢,我自己来。”

嘴上说的是这个,心里想的就是,“破筷子不干不净,菜看起来也不好吃。没准用地沟油做的,真是倒霉,早知道我就不来了,这丑屌丝,气死我了,我介绍的竟然敢看不上。”

必须承认,我现在生气了。给脸不要脸,我妈辛辛苦苦做的饭,嫌脏就快滚。

不过,看到脸上带着满足笑容的我妈,我将怒火强压了下去。

可惜,表姐还觉得自己不够作妖,她夹了两粒饭粒。说:“姨,我老公最近买了一辆车,四十多万,什么时候带你们出去玩玩。”

我妈笑了笑,说:“你们去玩就好,我们老胳膊老腿不爱动。”

表姐说:“董宁,你买车了吗?”

我说:“比不了姐夫,十多万的车。”

表姐笑笑,说:“所以什么样的人就配什么样的车,别好高骛远,小心风太大,把自己吹跑了。”

我说:“姐,你是讽刺我没钱被。”

我妈听出不对来,说:“怎么回事啊!”

表姐说:“姨,我把我同学介绍给董宁,条件特别好,那同学跟我不错,我才有这个会的,可董宁瞧不上人家,连见都不去见,这有点太那个了。”

我妈说:“董宁现在没那个心情。”

表姐的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说:“什么叫没那个心情,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是我说你,姨,你这样教育董宁可不行,怪不得他混不出来,这么多年还赚点死工资,活该当屌丝。”

终于忍不住了,我说:“滚!”

“什么?”

表姐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问。

我说:“你没听错,我说滚,如果觉得我不够客气,我换一下表达方式,请马上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