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学 > 天神诀 > 第3315章 等待结果

第3315章 等待结果

大殿之内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没有恢弘的气势格局,只是一些林亭小院,还有最为简单的石子路,穿梭其中。

在脚下阡陌纵横,不时分出几条道来,杨青玄也不知道该怎么走,他观察了下,心想还是稳妥点,别浪,“在下杨青玄,应邀前来拜见道祖大人。”

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跟着感觉走。”

杨青玄满头黑线,心想这是要考验自己的感觉吗?

他说话之人极有可能就是道祖,他不好反驳,当即闭上双眼,开始细细感受这些道路的。

很快,便有了奇怪的感觉,这些石子路,每一条都指向不同的能量区间,有清净、混乱、和谐、暴躁、诡异等等,不尽相同。

他选了一条最为清净的,沿着道路一直走,每当有分歧的地方,都选择那条清静的路径。

等了一阵后,来到一座亭苑内,一名老者拿着蒲扇,正在烧水煮茶。模样和蔼可亲,就像是一名普通的乡村老人。

杨青玄心中一震,不敢怠慢,这可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面对一位万古至尊,不敢有丝毫怠慢,急忙上前拜见道:“见过道祖大人。”

老人笑了笑,摇了摇蒲扇,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幸运,被你找到了正确的路?”

杨青玄愣了下,细想了一阵,回道:“并没有。”

老人道:“哦?这是你的真心话吗?我可不喜欢装逼的人。”

杨青玄道:“的确没有,因为每一条路都是正确的路,不管我怎么做,最终都会遇到您。”

老人眼中光芒一闪,问道:“何以见得?”

杨青玄道:“在我看来,这些道路的选择,不过是考察我对能量属性的选择罢了,而能量本身没有高下之分,就是说不管我走哪条路,都是对的。再者,我是您召见之人,我怎么走,您都会出现在我面前。”

“哈哈”,老人大笑道:“有意思。”

用蒲扇指了指前面的石凳,道:“做。”

然后提起铁茶壶,用简单的茶具冲泡了一杯淡绿色的茶水,放在杨青玄面前。

杨青玄也不客气,端起就慢慢的品尝,直至全部喝光。

老人问道:“如何?”

杨青玄笑道:“您除了想听到‘很好’之外,还想听我说什么?”

老人道:“我想听听你更细致的感受。”

杨青玄摇头道:“茶固然好,但我没有那个心情,茶与心情不符,便是不妙,不谈也罢。”

老人道:“那你此刻是什么心情?”

杨青玄道:“忧虑。”

老人笑道:“你果然有些特别,没有让我太失望。”

杨青玄道:“太?意思是,还是有部分失望了?”

老人道:“不是,是否真正失望,得看结果。你就算现在砍我三斧头,我也只是对你部分失望。”

杨青玄道:“您所指的结果,是至尊果位?”

老人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他。

杨青玄哑然笑道:“那您还是现在就全部失望吧,我能获得至尊国会的概率,您比我更清楚。”

老人叹了口气,道:“我何尝不知道,但天道渺渺,即便是至尊,也不可测。就比如三万年前,圣王李云霄想要获得至尊果位,概率比你现在还低。”

杨青玄道:“我去试试可以,可若是将希望压在我身上,未免就过于儿戏了。”

老人道:“若非玄天机举荐,我自然不会对你抱任何希望。”

杨青玄恍然,难怪道祖要见自己,他苦笑道:“玄天机就是一莫名其妙的人,他说的话,大可不必相信。”

老人看了他一眼,“哦?”便自斟自饮起来。

杨青玄道:“我认识他许久了,他总是以各种莫名其妙的身份出现,做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直至现在,我对他还是全然无知。”

老人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轮回天宫,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也许正因为是他的莫名其妙,反而令得我更加相信了几分。这次小神劫之行,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争夺果位自然随缘,其次便是保命为主。拿不到果位,留着性命回来,也能为人族发挥一点余热,多杀几个异族人。”

杨青玄想不到这位道祖说话如此直接,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便回道:“是。”

老人用手蒲扇往虚空一扇,立即狂风大作,飞旋之下,一件厚实的铠甲出现其内,滚动着沉重的金属光泽。

铠甲突然“咔”的一声,全部分解开来,然后组合成一个奇怪的球形,就急剧缩小,飞至杨青玄面前。

“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件天地之铠权当给你的见面礼,也能增加几点你保命的概率,这段时间你好好将它炼化一下吧。”

杨青玄能够感受到这圆球内散发出来的强烈能量,双手托住,喜道:“多谢道祖大人。”

老人挥了挥扇子,道:“你去见人皇吧。”

说完,就径直的躺在椅子上,用蒲扇盖着脸,似乎要入睡了。

杨青玄不敢再打搅,躬身而退。

回来的路上,石子路只有一条,再无分叉。

杨青玄很快就出了宫殿。

饶毅吃惊的看着他,“这么快?”

杨青玄“嗯”了一声,正要说什么,饶毅急忙道:“先离开再说。”

两人化作一道虹光,一闪就飞离大殿。

亭苑中的老者,拿起蒲扇又摇了几下,一双眼内浮现出浑浊之色,似乎在沉思什么。

一道白色身影从虚空中走了出来,正是玄天机,径直坐在他面前,另外取了一个茶杯,倒满后一饮而尽。

玄天机笑望着老人,问道:“如何?”

老人沉思了下,突然笑道:“您除了想听到‘很好’之外,还想听我说什么?”

玄天机也是一笑,道:“我想听听你更细致的感受。”

老人道:“人不错,但我心情不好,感受就很混乱,不说也罢。”

玄天机笑了笑,放好茶杯,站起身来便要离去。

老人道:“你就这么走了?”

玄天机从身上取出几枚铜钱,放桌子上,算是茶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