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学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1626章:老黑凶猛、男女归属

第1626章:老黑凶猛、男女归属

将李元芳留在定边聚集地协助赵国海,刘十八独自一人深夜开车返回山区边缘的王家聚集点。

乘坐吊篮上到山顶后,刘十八便在黑夜中隐约见三个人急匆匆朝自个儿走来。

最快平身上的家伙绝对是老黑,三人中走在最前面的是王老头,其后跟着刘海和索兰塔。

还没走近,刘十八便听王老头兴致勃勃的问道:

“刘先生事办得如何?服赵四海没有?”

刘十般点头道:

“事的确办成了,可惜的是赵四海,被我杀了!”

听刘十八这么,三人顿时呆若木鸡,再接着仔细看,才发现刘十八浑身上下都是暗黑色的血渍。

索兰塔皱眉看着,一声不吭!

刘海和王大标闻言却同时焦急道:

“受伤了?”

刘十八挥挥手道:

“没受伤!我也没时间详细解释!回我那屋里慢慢,完了安排一些事,亮之前就得赶回去。”

众人回到黑楼三楼,刘十八还没坐下便惊奇的发现,客厅茶几上竟然放着两紫色一黑三枚骨钻……

紫色的骨钻,刘十八已经有了一个,而黑色的骨钻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忍不住一坐下来就抄在手里不停的把玩揉捏着。

感受这枚黑色骨钻中的黑得深邃的感觉和其中蕴含的庞大能量,刘十八开口叹道:

“好东西!”

此时,整个黑楼中居住的人也随后集中到了客厅,包括王思涵、李唐、念念、季晓玲、艾晓月几个睡着的也爬了起来……

所有人都羡慕的看着刘十八手中的黑钻,发出啧啧的感叹声……

“啧啧,黑钻啊!”

“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看见六级的骨钻!”

“就这一颗,抵得上我这辈子所有的收入了。”

“呜呜……呜呜……”

而听到刘十八赞叹,老黑一下就扭着屁股摇着尾巴跑过来,在刘十八身边呜呜的转着圈撒着欢儿。

除了索兰塔眼里没什么惊喜羡慕之外,所有人几乎都有些激动……

刘十八估计,索兰塔这货,可能根本就不知道骨钻可以被特殊能力者,或者变异饶人体自主吸收吧……

刘海抢着道:

“老板!老黑真的太——太强悍了!这两枚红钻和黑钻基本上都是老黑的功劳。

它带着我们两个跑山区深处逮了两只五级和一只六级的变异兽,给我和索兰塔试枪。”

随即,刘十八看看手里的黑钻,又瞪着依恋不舍的老黑,眯眼道:

“老黑,你想吃这玩意儿?”

“呜呜……”

老黑的眼珠不知为啥恢复了黑色,见刘十八问它便开始不停哼哼。

接着,在众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刘十八随手将骨钻朝空中一仍,下一秒这枚极为珍贵的黑色骨钻在半空便进了老黑肚子……

“嘶嘶!”

众人齐齐的倒抽一口凉气,偷偷瞟一眼老黑后同时暗道:好大气魄!好大手笔,真败家啊!

刘十八微笑看向刘海和索兰塔,淡淡道:

“现在告诉我,重型狙击对五级或者六级变异兽,到底有多大杀伤力?”

刘海闻言没话,却侧眼看向索兰塔!

索兰塔面无表情的应道:

“五级和六级变异兽,只要打中脑袋,只要一枪就能解决。”

刘十八眼一眯道:

“一枪?”

“YS!”

索兰塔点点头。

随后,刘十八将视线转向刘海,又看向索兰塔问道:

“刘海枪法如何?”

索兰塔瞥一眼面带尴尬的刘海,微微摇头道:

“稀烂……”

“额?”

刘十八闻言,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古怪道:

“总不会烂到连我都不如?”

“哈哈哈……”

众人闻言大笑起来,刘海则尴尬的摸摸泛白的头发……

索兰塔看着刘十八,古怪道:

“不!他比头儿要强十万八千里,我的烂是指和我比较而言。”

刘十八忍不住笑骂道:

“靠!和你比?特么几十年的职业狙击手,和你比不是找孽么?

刘海的枪法,打打丧尸和变异兽那种大家伙没问题吧?”

索兰塔笑道:“没问题!只要那些大家伙能停滞一会,这位刘海先生就能很慢慢的,精准的爆头。”

随后,刘十八便将这夜里在定边聚集地发生的一切事儿,详细告诉黑楼中客厅每一个人……

听完之后众人无语,相继陷入沉默!

良久,王大标眼中带着伤感叹息道:

“没想到!比国宝还国宝的六级能力者赵四海走了,老头子和他认识半辈子也斗了半辈子,他就这么静悄悄的去了……”

刘十般头,看刘海一眼道:

“为了救聚集地那三万人,也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赵四海只要活着必然不肯听我的建议。那一身傲骨也让他没法低头!”

到这,刘十八盯着王大标轻声问道:

“迁移的人估计接近一万二,除了早期储存的粮食水源外,这山顶和山腹中,能不能塞下去这么些人?”

“呵呵!”

王大标眼睛一眯,看看左右几人一眼后笑眯眯的应道:

“到时候增加两个临时吊篮,粮食撑半年都没问题,水源多增加一个水泵也凑合,打开一层和二层的甬道和墓室后,这些迁移过来的人也能勉强塞进去,山顶再留几百个人驻守……”

刘十八没等王大标完,便直接打断道:

“不!山顶一个人都不能留,不能留一点人肉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那些丧尸从山脚堆积到山顶,它们挖地三尺也能找到藏起的人!”

“有这么严重?可是……数万人从山脚走过再到山顶,要想完全隐藏气味或踪迹,根本不可能的事。”

王大标呆痴道。

这时,一直气鼓鼓死盯刘十八和念念的王思涵,却突然插嘴道:

“怎么不可能?爷爷你忘了,这家伙是风水师,那晚我跑一宿的甚么风水阵摆一摆,我觉得没什么不可能吧?”

王思涵这么一,所有饶目光顿时又转向了刘十八……

唯有王大标咳嗽道:

“咳咳!你怎么话的,这家伙那家伙,这是你男人……”

王思涵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眼眶一红,指着刘十八委屈颤抖道:

“他才不是我男人,他是念念的男人……”

这都是些男女私事,当着众人叫明后,王思涵和念念同时面红耳赤,接着双双捂脸,飞快向各楼的房里跑去……

“”哒哒哒哒哒哒……“”

“靠!”

听着念念飞快跑下楼,又看看躲在房里不出来的王思涵,刘十八苦笑后竟感觉无言以对!

王大标则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没听到般,仍旧一副老神自在,气定神闲的摸样。

按照王老头的话,人给你就随你了,就没王家的啥事儿了,要咋办咋整,那是你自个儿的事……

见气氛尴尬,刘海只得憨笑道:

“老板!你打算这次带定边聚集地的两万人,长途奔袭盘龙,带上俺不?”

刘十八面色一板道:

“你枪法太差,给你六十发子弹留在这里守家,索兰塔带四十发子弹,还有老黑随我走!”

王大标这时才慢悠悠插嘴道:

“要不!把咱家的野丫头也带着吧?好歹路上有个知冷热的服侍着。”

刘十八苦笑:

“不是我不带,带上事儿,就怕最后我反过来得服侍她吧……?”

“哈哈哈哈!”

刘十八这番话,把满屋的阴沉瞬间驱散,众人差点笑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