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学 > 溺宠甜妻:强势总裁温柔爱 > 第162章 归来

第162章 归来

入住到傅子宸的别墅,发现这里的格局和从前入住过的傅瑾寒的别墅很有些相像,只是傅瑾寒的住所色调相对要明亮一些,傅子宸的家具泛着一股阴沉潮湿的味道。

就像他们的人一样,顾安好不禁想。

早知道傅子宸喜欢收集古董,所以满屋子几乎都是古色古香的古董家具,顾安好一点不觉得诧异。

森森却对这里满心的好奇,一会儿摸摸这个,一会儿动动那个,让一旁负责照看的管家忍不住捏了无数的冷汗。

“小少爷,这个花瓶可名贵着呢,你直立着看就行了,不用歪着……”

“小少爷,这个翡翠大白菜不是吃的,你啃它是啃不动的……”

“小少爷,那张画卷可不能动,那可是明代画家唐伯虎的真迹……”

顾安好苦笑。自家宝贝最大的特点就是好动,一刻也闲不下来,一双手忍不住要动一动什么才好。

傅子宸则无所谓地对管家说:“不用管他,让森森尽情地玩就好。”

他这样说,一方面是出于对森森的宠爱,一方面则是因为森森虽然多动,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灵巧,很少破坏过什么东西,即使是被他拆卸一番,竟然也能够重新按照原样拼凑起来。

傅子宸看了一会儿快乐的森森,这才转过头来,面向坐在沙发上魂不守舍的顾安好。

“你在想什么?”他故作不明地问。

顾安好从混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微笑摇头,“没有,只是想到明天又要回到天语,不知道又要遇到多少张熟悉的面孔。”

傅子宸的眸子眯了眯,“最想见的是哪一张呢?”

顾安好蓦地一愣,她明白傅子宸话语里的深意,下定了决心说:“你放心,我说过这次回来只是为了工作,其他的事情我不会过多地参与,无关的人我更不会去过多地招惹。等工作完成,我会毫无挂碍地离开。”

紧接着,她立起身来,“我想上楼去休息一会儿,森森就麻烦你的管家帮忙照看。”

傅子宸看着顾安好略显疲惫的倩影消失在楼梯上,他的眸光渐渐冰冷。q8zc

这么多年,她依旧没有放下那个男人吗?嘴角咧开一抹冷讽的笑意,他倒想要试一试。

“好好!”他大声喊住走上二层走廊的顾安好。

顾安好一双无神的美眸朝下方不咸不淡地盯住他。

“今晚有场舞会,我希望你可以做我的舞伴。”

本想要拒绝,可是想到傅子宸帮助她这么多,顾安好只好点头答应,“好。”

身影消失在门后。

“我也要去!”森森耳朵尖,欢呼雀跃地奔跑过来。

傅氏总裁办公室,秘书走了进来,将一封请柬放在傅瑾寒的案前。

傅瑾寒对那张请柬一眼也没有瞥,自顾自阅读着一件新的策划案。

他已经很久没有参加过上流社会灯红酒绿的宴会了,上一回还是在傅父举办的年底聚餐中,却请动了上百个商界和影界名流,傅瑾寒还趁机在其中做了天语一场新发布贺岁电影的宣传。

手机响起,却是沈千幽的来电。

傅瑾寒皱了皱眉头,贴近了耳畔,“什么事?”

如今的傅瑾寒已经不再躲避沈千幽,虽然没有喊过一次“妈妈”,可是也会经常仿若朋友般地在咖啡馆聚一聚,聊聊天。

“瑾寒,我刚刚接到一封请柬……”

随着沈千幽欲说还休的话语,傅瑾寒瞥了一眼桌上的请柬,终于取了过来。

沈千幽叹了口气,继续说:“上面有你苦恋着的女人的名字,可是我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她……我想大概是另外一个人。”

傅瑾寒已经看到了那个名字,却是和“傅子宸”并排一起,写在“夫人”的栏下。

胸口犹如火山爆发般迸裂开来,傅瑾寒整个人都在剧烈地颤动,脑海中正经历着惨烈的风暴,根本听不到电话那头的沈千幽在说些什么。

五年前,他便对傅子宸身在罗马感到疑窦丛生,看来,他的直觉是对的。

只是,他想不到那个女人也会背叛他!

“瑾寒……”沈千幽关切地低呼着,“我知道你很难过……”

“我难过?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难过?”傅瑾寒倏然间暴怒的声音,使沈千幽停住了话头,“不过是一对奸夫淫妇回来了而已,做一场精心策划的猥亵表演让人观赏,你我一定要光临,并且为他们鼓掌叫好才行!”

“瑾寒,也许不是你想的那样……”

砰然一声,傅瑾寒狠狠将手机甩到了地上!

颓然做倒在旋转椅上,傅瑾寒闭目,企图平息心里五味杂陈的情绪,却是久久无法止息。

顾安好,你赢了,你成功地脱离了我……

夜色微凉。

金碧辉煌、豪华铺设的龙宫里,轻柔婉转的乐曲中,一场灯红酒绿、舞姿曼妙正在上演。

位于场地中央的一男一女成为全场数百人注目的焦点。

一个是出手豪阔,如今也是一家知名古董鉴定拍卖行老总的傅子宸,另一个则是失踪五年,如今却赫然矗立在众目睽睽下,雍容华贵的傅夫人——顾安好。

一个令人耻笑嘲弄过的女人,如今却华丽转身,化作让无数人仰慕的豪门夫人,也禁不住让人惊叹之余,嫉妒横起,也自叹弗如。

同时,对于她的流言蜚语,横眉嗤笑也是众多,不过也只是私下里窃窃私语而已。

“原来是那个女人!从前是傅家大少爷的情妇,如今又攀上了傅家二少爷麻雀变凤凰,真是心思难测,手段高超啊!”

“就是,如今连孩子都有了,看来是因为攀上傅子宸的高枝,才果断放弃了傅瑾寒!”

“不过那孩子真的好漂亮好可爱啊,可惜有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妈妈……”

议论者不禁看向在人群里快乐地跑来跑去的顾森森,越看他越像是傅子宸。

顾安好身着一件紫色的长裙礼服,裙裾如同一朵绽开的郁金香,上方的一朵黄色的小花,更是恰到好处做了她白皙而丰满,喷薄欲出的胸前点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