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学 > 超级小神医 > 第1734章 李三斗的疑惑

第1734章 李三斗的疑惑

“你也不用太激动,虽然你是有些被冤枉的味道,但你好歹只是被打入恶牢狱而已……”“只是被打入恶牢狱而已?”

花溪舞的情绪一下子就激动起来,咆哮道:“你可知道恶牢狱是什么鬼地方,你可知道在恶牢狱里呆一天是多么折磨,你可知道那永无天日的绝望会让人疯掉!”

虽然恶牢狱里没人欺负花溪舞,但是也没有人愿意接触花溪舞。

和外面那些被她迷得团团转的男人不同,恶牢狱里呆着的都是一群大恶特恶之徒。

女人对来说并没有多么大的吸引力。

每天呆在特殊的牢房里,除了吃东西就睡觉,完了就像是囚笼里的鸟儿一般,眼睁睁地看着外面的世界却无法触及。

一天两天还好,时间一长,人的心灵都会遭到重创。

花溪舞便是如此,她差点疯掉!如果这都还不算折磨的话,花溪舞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能折磨人的方法。

李三斗笑了,说道:“你好歹还活着不是么?

我可是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差点丢掉了性命。

你一刀一刀终结我性命的时候,可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什么!”

花溪舞浑身巨震,呆呆地看着李三斗。

半晌才回过神来,不可思议地问道:“你就是那个小子?”

“怎么,很惊讶是么?”

李三斗笑得更开心了,“你应该知道我还活着才是,毕竟当时你没有真正要杀掉我。

至于我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你心里应该更清楚,如果没有你的换形鬼脸,我恐怕真的早就死透透了。”

是的,当时花溪舞并没有真正要杀掉李三斗的意思。

就和裴清风必须要给事情一个交代一样,花溪舞在知道李三斗不是小贼却又抓不到真正小贼的情况下只能拿李三斗来当替罪羊。

不过花溪舞并没有真正要杀死李三斗,所以花溪舞暗中动了一些手脚,比如用换形鬼脸给李三斗换脸,比如给李三斗留下了一丝性命,并且命人带去后山,等着事情结束了就去救活李三斗。

只是花溪舞没有想到魔宗会突然出现,还带走了和李三斗一起的王嫣。

更没想到裴清风和另外两个大人会突然出现,自己落得一个难以脱身的后果,无奈只好是成为了牺牲品,和李三斗一样。

可是当时那种情况下,李三斗如果不及时被人相救的话必然难逃一死,而且就算活下来了,当时几位大人都还在场,怎么没有怀疑到李三斗头上?

那个被魔宗带走的女人可是和李三斗一起出现在孔升天的啊!“我要是没有被怀疑,我就不是今天这张脸了。”

李三斗笑眯眯地看了花溪舞一眼,“说起来还多亏你,让我遇到了郝健仁那个家伙,完了才有了我今天的成就。

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保证你可以不用再回到恶牢狱去。”

花溪舞有些疑惑地看着李三斗,再看身旁的莫泰西,她隐隐有些不太相信,就算李三斗是某个家族的二当家,就算和莫泰西的关系还不错,可她是裴清风亲自点名打入恶牢狱的,就凭李三斗一句话,她就能重获自由了?

“还不快多谢二当家!”

莫泰西脸色一沉,心想这女人是不在恶牢狱关了一两年把人关傻了,难道这女人看不出他对李三斗的态度非同一般么?

“唉!”

李三斗示意莫泰西不要生气,“她不相信也是理所应当。

不过你可以放心,就算是袁大人来了,我想要把你放出来,他也不会阻拦。”

好大的口气!花溪舞不是傻子,方才莫泰西的态度和李三斗那狂妄的口气让花溪舞意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李三斗不是来请莫泰西帮忙把他放出来的,而是有种命令莫泰西放人的意思。

再看两人的座位,花溪舞赫然发现李三斗坐在执掌府的主位上,而莫爱惜则是坐在旁位。

花溪舞好歹也曾经是孔升天万人追捧的对象,她的脑子可不傻!反应过来之后,花溪舞连忙向李三斗拱手,“二当家但问无妨,花溪舞必当知无不言。”

“很好,第一个问题,你的换形鬼脸从何而来?

据我说知,换形鬼脸是妖魔界那个灵帝炼制出来的独门法器,数量极其稀少。

你是如何拥有换形鬼脸的?”

李三斗一脸认真地看着花溪舞,这个问题隐藏在李三斗心中很长时间了。

只是李三斗一直没有功夫去搞清楚这个问题,加上花溪舞被关在恶牢狱,他更是不可能知晓答案。

如今他有了足够的身份和实力,是时候搞清楚这个问题了。

“是大罗天慕容家族少主送给我的,因为知道它是魔器,所以一直不曾使用过。”

花溪舞回答得非常爽快,那换形鬼脸便是慕容家族的少主慕容青山送给她的。

慕容家族虽然不是什么很庞大的家族,但是在炼制灵宝这一块儿还是有些许威名的。

在众多追求花溪舞的公子哥当中,慕容青山无疑是身份最为显赫的那一个。

李三斗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问道:“第二个问题,醉花间周围是不是存在失落之空?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时那个魔宗必然就是从失落之空突然出现在醉花间,完了又突然消失的。

你可知道有失落之空的存在?”

花溪舞一阵茫然地摇了摇头,表示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失落之空。

因为她的实力仅仅只有二阶,失落之空对于她来说无异于是墓地。

如果她知道醉花间周围有失落之空,她必定早就上报给执掌府,完了请求封堵失落之空了。

万一自己不小心掉进失落之空,那岂不是怎么死了都不知道?

“很好,第三个问题,你在孔升天收集到的重要消息汇报给谁了?

你被打入恶牢狱之后,他们为什么没有来救你?”

李三斗直勾勾地看着花溪舞,但凡是花溪舞有一点点撒谎的迹象,李三斗都能够直接辨识出来。

无比庞大的精神压力面前,花溪舞竟是突然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