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学 > 超能文明之古神觉醒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神族后裔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神族后裔

当魂将消失之后,宝奴却一点感知都没有,还是继续盯着面前这个火焰人,还有那只晶莹如玉石般葫芦。此时那葫芦已经被火焰炼化成了玉石状,现在看起来,无比精致,宛如天地瑰宝一般。

就不知道这葫芦究竟有什么特别用途,若是被那火焰人掌控之后,恐怕自己和魂将计划便要落空了。

想到这,宝奴立刻侧目想要去询问魂将意见,可是那里还有魂将影子。

宝奴一怔神,接着面前便传来大量光旋,迫使他立刻转回。

此时他才发现那原本自火焰人掌心葫芦开始腾空起来,而火焰人也仿佛展开某种融和姿态,正在做出一种老树盘根的模样。此时那光影自半空缓缓降落,散发着莹白光旋,而火焰人则是从核心处喷出一团影子灵,随着那白光和影子灵相遇,下一刻,葫芦便展开一个神秘螺旋体,那竟然是一个完整时空梯度。也就是一个位面界。

那葫芦内竟然隐藏着一个位面界,看到这,宝奴不有着惊愕不已,这可是位面级别珍宝,原本属于自己东西,却再此时变成这鬼东西气灵了。

杀神殿。

血如瀑布般流淌着,万丈深壑下面,则是万千杀奴,以及无尽枯骨。

杀气仿佛是这里吹起尘雾,充满令人彻骨阴寒之气。

此地没有刀,却似乎隐藏着万千刀戈。

没有任何人敢于**裸站在这里,面对着这蚀骨钢刀般煞气吹拂的。

此时一个**着上半身,浑身肌肉虬结的男子正自那血瀑内缓步走出,站在那如刀锋般犀利地狱风口之上。

罡风,自他身躯表明划过,流下一道道如鞭策疤痕。可是很快便会凝固,结巴,之后便又脱落,整个过程只是眨眼间便完成,似乎他的皮肤从未受过伤一般。

男子用力弯腰下去,双手缓缓握住一根巨大石柱,狠狠一握,顿时,那石柱便化成粉尘碎屑。

男子身躯如山一般挺立着,就像是一尊不屈不挠神明,脚踏大地,头顶苍穹。

“老子已经千年没有回到此地了,没想到这里还是和千年之前没有任何区别”当男子跨步转身,身上那一团血雾已经溃散,呈现出一件展现灵甲。没错那是血神战甲,一个曾经见证他叱咤的老伙伴。

曾经他就是在这片峡谷之下,找到这件血神战甲。当时他锈迹斑驳,是他用无数战败者精血滋养下,才逐渐恢复昔日血神光泽。

男子微微低头,轻抚着老伙计,又侧目横扫着这片灰突突大地,以及那高耸于大地之上杀神殿。

老子回来!那么老子便是真正杀神之主。

当血衣男子脚步踏破虚空那一瞬间,整个杀神殿都为之一晃。

接着万千杀奴和精灵都情不自禁的昂天高呼起来。

那感觉就像是再迎劫他们王者回归。

杀神殿内。

萧黑山一如既往的沉默,冷静地守护着血泉内哪一个沉睡中美人。看着那张曾经梦中无数次浮现面孔,萧黑山眼睛不有着产生一丝恍惚。使得他那张刚毅脸庞上,浮现出一丝少年般痴迷神色。没错萧黑山正在回忆他们之前在二元宇宙内点点滴滴。那一幕,都会让萧黑山心情激动,甚至有种识光回溯不真实感。

然而当他重新抬起头之后,眼眸中那一抹迷茫便消失不见,转而取代得是一种沉稳和冷静。加之他那张被风霜洗礼出轮廓面颊,此时看不出悲喜。他早已不再是哪个山里娃子,数次生死劫难已经让他身心都得到磨砺,成长。此时他更像是一个成熟稳重男人。

尤其是他那双冰寒中带着无尽复杂眼眸,那是一个成熟男人标志。他一直凝视着

面前红莲那具栩栩如生身躯。她物质本体已经成型,可是却依旧像是一个被冰冻睡美人。无论萧黑山如何呼唤,也无济于事。萧黑山眼眸中闪烁一丝悲凉,那种发自灵魂深处孤独感,让他似乎对于一切都失去了兴趣。他麻木的,像一具僵尸般绕着那个几乎完美身躯打转。

复杂而又压抑情绪,便自他无意识行为中展现出来,令人莫名心酸。此时在另外一个角度,还有一双苍暮眼神也在注视向他们。那双眼睛的主人,看遍了失态炎凉,世事人心。以至于他曾不相信世上还有所谓真情,即便是血脉亲情,到头来也只是一场背叛而已。

眼下这人,真是一个杀神吗?再那双眼睛主人心中,他似乎比那些被利益熏心的族人更加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那眸子背后之人,心生感慨,发出一声轻微叹息声。

此时萧黑山依旧沉浸在自我情绪内无法自拔,尤其是他再面对着那具没有灵魂躯壳时,那情绪几乎浓烈和外界产生隔阂。

对此闽祖不想干涉,也不忍心去打断他。可是在他身后,还有十几个闽族长老。这些不成器的后辈子孙们,竟然迫切想要获得自己传承,为了这些他们竟然不惜过来舔人脚面。

或许这就是人性吧,自从闽祖失去一部分灵魂之后,对于生命感悟,竟然比一般人要深刻许多。

自然这些惶惶人群看不到自己,闽祖只有借助于萧黑山身躯,才可以和他们见面。

闽祖很不想如此做,可是他作为闽祖,这也是他的使命。

闽祖一个闪现,便出现在萧黑山识海内。

此时萧黑山意识正在那里孤独沉默,闽祖向前跨出一步。

极为谨慎小心道:“我...我...他们来了”。

闽祖其实不需要言语,对方也能感知到他所有意图。

萧黑山缓慢起身,那忧郁混杂着冰冷眸子盯在闽祖身上,顿时便让他有种畏怯感觉。

闽祖下意识退回一步,只是他很清楚,萧黑山并没有伤他想法。

这眼神似乎是对于他内心某种情绪宣泄而已。

大概过去一刻钟后,萧黑山才从那种极度灰暗情绪中挣扎出来。接着他瞥了一眼闽祖,就跨步让开一道缝隙说:“只给你三个时辰”。

“足够”闽祖激动连连点头。

此时闽祖开始尝试掌控这具身躯,萧黑山也并未真正离开识海,因此他也对于外界感知力。

当闽祖掌控着眼眸朝着四周那些闽祖长老扫视一眼后,便无聊闪退回去。

此时那些闽祖长老便自闽骅引导下,主动跪拜于萧黑山身下。尤其是当他们知道萧黑山其实是继承闽祖意志后,便再也没有任何悖逆之心,主动为萧黑山当起仆从。

对于闽族长老,以及闽骅,萧黑山并没有太多好感,彼此只是利用而已。不过看在闽祖份上,萧黑山还是对他们颇为礼貌,并未过于胁迫他们。置于闽祖借助于自己身躯,向他们传授一些功法口诀,自己也是默认了。

闽骅语气颇有几分激动道:“徒孙参见闽祖”。

对于闽骅来说,这一声重新称呼闽祖,已经让他有些眼圈翻红,差点流下眼泪了。

置于其他闽祖长老也都无比虔诚眼神盯着萧黑山那双不带一丝情感波动眸子。

萧黑山微微颤抖一下嘴角,最后以闽祖口气道:“你们都好有出息啊”。

这话闽祖早就想要责问他们了,可是一直压抑至今。

闻声,几个闽祖长老老脸秀红,他们急忙辩解道:“弟子等,只是再闽祖面前不顾身份,绝不会向其他人卑躬屈膝的”。

闽骅也连声称是。

“好吧,我接受你们解释,现在记住了,我传授你们口诀只有一次,能够记住多少,都看你们自己领悟力了”闽祖似乎找回了之前身为闽祖那种至高无上权威,极其轻蔑扫视着脚下这些后辈。

“弟子等聆听祖训”几个闽祖长老齐齐跪拜磕头。

闽骅更是直接双手伏地,整个人都贴在地面。

闽祖沉默一会儿,便开口道:“天地有灵始,万物化七气...”。

一连串关于太初始气,以及太初诀讲解,便缓缓展开。

自从闽祖发生巨变之后,闽祖太初始气便已经无法被后辈传承了。

现在他们听闻到闽祖太初始气诀,不有着心神激荡,恨不得将闽祖每一句话都刻画进心里,哪里还有人敢于分神。一时间,整个祖屋内,几乎连呼吸声都消失,只有闽祖自己一人不停讲道。直到闽祖说完最后一句口诀之后,闽祖长老们和闽骅还似乎处于那种神游境界下。

又过去一段时间,他们才悠悠醒转,只是此时他们便发现面前青年已经不是闽祖,而是另外一个陌生人。他们也知道这人就是曾经击败了银龙特使强大杀神殿之主。因此他们对他也极为恐惧,甚至比面对闽祖时还要恭敬几分。

“说吧,你们都打探出什么来了”萧黑山冷漠眼神扫了闽骅一眼。

立刻便让闽骅浑身有种莫名寒意,他急忙躬身施礼道:“所有收集资料都在这里了,请殿王过目”。

说着闽骅便从怀中摸出一颗识力球,放在萧黑山掌心。

随着萧黑山用力一搓,那识力球便化成一团雾气飘进萧黑山嘴里。

下一刻萧黑山便融和无数信息。那大都是这一段时间内,这些闽族弟子四处搜查得到的。

此时萧黑山便继承了这一切,瞬间摸清了整个逍遥峰状况,也知道现在向逍遥宗渗透进来天界势力,绝非银龙特使一股力量,甚至有五六方势力那么多,其中最为让萧黑山留意的,便是银龙特使和黑龙特使,他们无论装扮,以及行事手段都极为相似。只是他们却不属于一方势力,相反二者还有极其深刻仇怨,彼此再逍遥峰上明争暗斗,早已不是秘密了。

置于这二者来历,据闽祖记忆中描述说,他们应该是天界一个古老隐士家族,只是他们再几千年前还未被天界之外人所知,因此超级宗族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家族强大。

不过据眼下逍遥宗形势来看,这个古老隐士家族势力显然比那几个从上古神裔下来家族要更加强悍。尤其是他们再天外天几次争锋,都很明显败给了这两股神秘势力。

总之,现在逍遥峰可谓各方势力汇聚,给人以一种风雨欲来之感。对于逍遥宗这种危如累卵的局势,萧黑山并不关心,他现在只想早点得到有关解梦师消息,以及最终向银龙特使还清人情,他可不是一个愿意欠人人情不还的人。

只是闽祖却似乎对于这些汇聚于逍遥峰天界势力无比关心,尤其是再打探到他们似乎最近要对逍遥峰虚神封印结界展开动作之后,闽祖便有些心不在焉起来。有时他会木然一个人顶着一个方向许久,最后变得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此时闽祖和萧黑山共用一个识海,岂能不清楚他的真实想法。于是萧黑山便踏步走过去,伸手自他肩头拍了一掌道:“你帮我这么多,我也帮你一件事”。

闻言,闽祖立刻目光炙热盯着萧黑山道:“我,这是我的使命,我必须完成它”。

萧黑山点了点头道:“若不是这一丝使命感,你或许早已带着那一丝虚神印进入轮回道了”。

闽祖激动地眼圈微红道:“虚神印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阻挠天界族人下界来,其实另外有目的”。

闽祖似乎不想再有任何隐瞒萧黑山,主动把逍遥七子保存几千年秘密说出。

“无所谓的,我只是还你人情,不在乎你们有何其他企图”对此萧黑山却一脸淡漠道。

“其实虚神印并不能阻挡天界神族后裔下界来,这一点你可以从这些汇聚于逍遥峰各方势力便清晰知道不可能的”闽祖却依旧执拗解释道。

萧黑山再次点头:“除了虚神印封印天界通道,其实天外天还有无数裂痕可以供天界出入”。这一点对于感应到天外天萧黑山来说,这几乎不是什么秘密。

“那只是一种方式而已,其实上古神族还有其特有的时空之门,他们之所以之前不开启,那是不屑于介入超级位面纷争而已,他们秉持着神族高贵血脉,根本没有将超级位面这些土着人看在眼中”闽祖语气一顿,继续解释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