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学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 > 第563章 万一,成功了呢?

第563章 万一,成功了呢?

原本在大街上围观的百姓一见到这队人马,全都退开到了两边,连门口的学子们都驻足回首,屏息肃立,一直到那队人马慢慢的到了贡院门口,才有人小声的交头接耳道:“这些是什么人?”

“看样子,像是都尉府的。超多”

“哦……”

“好威风啊!”

我抱着棉衣的手一下子抓紧了,因为在那一队人马中央,我看到了刘轻寒!

和在集贤殿不同,今天他穿的不是松散自在的长衫,而是肃穆整齐的黑色骑马装,藏青色的腰带束得很紧,盘扣也谨慎的扣到了第一颗,越发衬得他蜂腰猿背,身形矫健;头发高高的束起,露出了干净的额头和轮廓分明的下颌,加上他黝黑的肤色和岩石一般的气质,倒颇有几分凛凛威风。

对上那双清亮的眼睛时,我的心好像被重击了一下,棉衣从手中落了下去。

站在我面前的学生一看,立刻“哎”了一声,他正从马背上翻身下来,闻声转过头来看着我,也愣了一下。

四目相对,我的脸一热,急忙俯身捡起棉衣塞给那学生,这时就听见身后贡院内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个声音带着冷笑之意响起——

“我当是谁,大张旗鼓而来,原来是刘大人。”

这个声音轻佻不说,还带着一丝嘲讽之意,我皱着眉头转身一看,贡院内走出了几个官员,中央那个一身华服的青年,长相倒是颇为俊朗,但眼睛生得有些诡异,细看之下像是一对蛇眼,盯着人的感觉仿佛是在被狩猎一般,让人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我从来没见过他,只是看着他对轻寒的态度似乎不怎么友好,倒是刘轻寒反手拿着马鞭朝他一拱手:“欧阳大人。”

欧阳大人?我微微蹙眉,难道就是申恭矣的义子,这两年来在朝中扶摇直上的礼部尚书欧阳钰?

他虽然是申恭矣的义子,看来简直就跟亲儿子一样,倨傲的神态都学了个十成十,背着手一步一步的从台阶上下来,悠哉的道:“刘大人今天怎么没陪长公主出去游玩,倒跑到贡院来了?要是惹恼了长公主,影响大人的仕途,这可是得不偿失啊。”

这句话一出,其他几个跟他出来的官员都别有深意的笑了起来。

周围的人也全都侧目看着轻寒,眼神也透出了一丝鄙夷,他的脸色黝黑,还看不出来什么,耳尖却已通红。

他和裴元珍表面上看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裴元珍这样每天跟着他,宫里的人原本就会传话,像他和长公主这样的更是好谈资,难免越传越难听,从欧阳钰嘴里说出来,他已经是一个完全靠着公主起势的人了。

其实,他的仕途表面上看起来容易,真的更难了,就连这个轻车都尉,也是说起来好听,并不是什么实职,在外人眼里,也就是个依附公主的闲爵了。

刘轻寒沉默了很久才开口,声音还算平静:“欧阳大人说笑了,是皇上下旨命下官过来监护考场。”

欧阳钰冷笑道:“哦,原来是让你来看门的……”

“欧阳大人,在下过来并不仅仅是看门,还要严防考场舞弊,官员徇私,这些都是在下的职责所在。”

“哼,那刘大人你可真是太忙了啊。”

周围的几个官员也冷笑道:“拿着鸡毛当令箭。”

“说得这么天花乱坠,长公主也没能要来一个将军的头衔啊。”

“哎,田大人这话不对了,真当上了大将军,长公主怎么跟刘大人天天见面啊?”

“哈哈哈哈……”

“那刘大人还是在外面好好看着吧,别把什么不相干的闲杂人等,猫啊狗啊的放进来,不然——长公主可不好跟皇上交代。”

“……”

刘轻寒站在台阶下,握着马鞭的手用力,手背上都凸起了青筋。

不仅是手背,他用力的咬着牙,脸上几乎抽搐的表情,看这个样子,似乎这些人对他这样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他也艰难的都忍了下来,只是现在,当着万千学子,面子上实在下不来。(.)

就在这时,贡院内又传来了木头点在地上夺夺的声音,随即,一个苍老悠然的声音慢悠悠的响起——

“笔头风月时时过,眼底儿曹渐渐多。有人问我事如何?人海阔,无日不风波。”

随着这个声音,一身灰色长袍的清臞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发束素带,消瘦颀长,袍子穿在身上有一种凌然的感觉,拄着拐杖慢慢走出来,眼睛依旧是晦暗的,但映着眼前的白雪,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清明。

所有人抬头一看,顿时都屏住了呼吸。

傅八岱笑道:“这里,好热闹啊。”

欧阳钰他们几个一见到他,脸色一变,还是老实的拱手:“傅大学士。”

“傅大学士?!”

下面的学子们一听到这四个字,全都惊愕的抬起了头。他的名字在天朝不可谓不如雷贯耳,比起帝王的天尊,高官的权势,他对人的精神影响,才是真的无以伦比。

那些学生全都暗暗道:“他就是傅大学士?傅八岱?!”

“蜀地的贤者!”

“他的眼睛怎么……”

众人议论纷纷,他却坦然笑着,只轻轻道:“轻寒。”

“老师。”

“皇上交代的,你可别忘了。这一次是为朝廷选拔人才,笔头见真章。”

“学生知道。”

其他几个官员听着傅八岱短短的几句话,就已经气白了脸,而他却像是没事人一样,挥挥衣袖,又转身摸索着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道:“各位大人,考生已经陆续进场了,还是快来办正事吧。”

那些人面面相觑,终究没说什么,只能转身走进去。

闹事的一走,门外就静了,那些学生尚未从傅八岱显身的镇静中回过神,又反应过来这位都尉是他的学生,都纷纷侧目以视,也有人喃喃道:“他竟然是傅大先生的学生?”

“怎么又跟公主扯上关系了?”

“嘘,别说了。忘了刚刚傅大先生说的话吗?”

议论声渐渐的平息了,轻寒的站在雪地里,肩膀上已经有了薄薄的落雪,气息也沉冷的,过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去,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对身后的人分派道:“你们几个守住那边的门;你们几个到东街去看看,你们上塔……”

护卫听从分派,都各自去了各自的岗位,他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回过头来,却见我一直看着他,都没有动作,便走过来平静的说道:“这是皇后娘娘吩咐的?”

“呃……是,是的。”

“我来帮你。”

说完,便走过来和我一起给那些考生分发棉衣。

刚刚欧阳钰这么闹了一场,傅八岱又出现,所有考生看他的眼神都带着深意,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直到棉衣分派完毕,他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眼看着所有的考生都进了贡院,他转身欲走,我想了想,还是开口:“轻寒。”

“……”他身形一滞:“岳大人还有什么事?”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什么话?”

“……”

真要开口了,才发现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我和他的那点情分,说有就有,若执意不回头,就什么都没有。这一刻看着他清冷的眼睛,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站在雪地里默然着。

风,卷着雪沫吹来,落进了衣领,冻得我微微瑟缩了一下,他看着我的样子,叹了口气,道:“去那边茶楼坐坐吧。”

“嗯。”

贡院的大门在身后发出一声悠长的嘶鸣,慢慢的关了起来,几个护卫立刻上去封门,他只看了一眼,便牵着马转过身去,我跟在他的身后,两个人走在雪地里,一前一后,慢慢的朝茶楼走去。

雪,下得越发急了。

到了茶楼,他让人把马牵走,两个人上了二楼,管事的眼睛也是油锅里练过的,给我们找了一个僻静靠窗的位置,看着外面的落雪纷纷,热茶点很快便送了上来,他斟了茶轻轻的放到我面前:“快喝些。”

“嗯。”

我端起茶杯来抿了一口,茶是好茶,清香中带着甘醇,暖暖的喝下去,外面的风雪都不那么急了。

但是,还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他一直看着窗外,我也只能顺着他的目光看出去,楼下一棵柳树便的马棚里拴着他的马,正不安分的晃着脑袋,好像随时要挣脱缰绳撒野混跑似得,四周还有影卫的影子。我笑了一下,道:“你什么时候学会的骑马?”

“在西山学的。”

“哦……,谁教的?”

他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道:“你不认识的。”

“……”我僵了一下,讪讪地笑着低下了头。

其实我刚刚在想,若是以前,也许我会拼一次,和他骑着马冲出去,离开这里,哪怕有影卫看着,哪怕到时候皇帝会通缉我们,也是拼一次。

万一,成功了呢?

但现在,不可能。

我走不了,而他,是已不愿走。|。

两个人就这样静默的坐着,没有再说一句话,风卷着雪沫从窗外吹了进来,落在茶杯里,不一会儿热茶也变得温和了起来,他转过头来看看我的脸色,放在桌上的手伸过来,像是下意识的想要抓我的手,但刚刚伸到一半,却又僵住。

“你,不冷了吧?”

“……”

我看着他,突然有一种不知何处而起的酸涩。

在大殿上的时候,他还会握着我的手,可到了现在,却连一分靠近都是禁忌。

“轻寒……”

我刚要开口说什么,却见他转过头看着另一边,浓黑的眉毛一皱:“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