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学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 > 第1312章 你想多了

第1312章 你想多了

我猛地抬起头来,就看见床上那个一直昏迷不醒的病美人,此刻正慢慢的睁开眼睛,一切对她来说都还有些混沌,但看着我的时候,她的眼中已经立刻流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

“你……”

她的声音还在轻颤着,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南宫离珠,她醒了!

如果说,之前那个人的话没错,今晚是她的生死关,如果她能撑得过去,那就活得下来,那么现在看来,她是撑过去了。

她还有些懵懂的看着我,但眼神也慢慢的变得清明起来,越清明,那不敢置信的眼神就越鲜明,好像坐在她床边的不是我,而是什么妖精鬼怪一样。我淡淡的叹了口气,才发现喉咙烟熏火燎的——念了那么久的《心经》,喉咙早就干了。

这时,南宫离珠的目光又看向了我怀里,一时间变得又悲又喜。

我也低头看去,却发现妙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口水都流到嘴边了,我一动,她就软塌塌的窝进了我的怀里。

我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再回头的时候,才发现隔着一层珠帘,坐在外间桌边的帝后都睡着了。常晴是背对着我坐着的,这样看过去只能看到她消瘦的背影,而裴元灏一只手放在桌上撑着自己的额头,眉心还有三道浅浅的褶皱,像是在睡梦里也不得安稳一般。

窗外,透出了一点淡淡的天光。

“你……”

那低沉的,细若蚊喃的声音又一次在耳边响起,我回过头,看见南宫离珠又看向了我,她的目光不断的闪烁着,嘴唇像是比昏迷的时候还更苍白。

半晌,她颤抖着说道:“你不要以为,我会感激你。”

“……”我平静的看着她。

“你做这些,做给他看,做给所有人看的,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

“你肯定,巴不得我马上就死。”

“……”

她才刚刚醒过来,气息还有些不匀就急着说这些话,到最后气都要喘不上了,一张脸涨得微微发红,加上几缕被汗水黏湿了的头发贴在腮畔,倒是让她难得的显出了几分狼狈来。

我仍旧很平静的看着她,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乱,等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完,才淡淡的一笑:“你……”

她立刻瞪视着我。

我笑道:“你想多了。”

我的声音也很低,细若蚊喃,因为还不想吵醒这屋子里的人,只是我一开口,怀里的妙言就被震醒了,她呢喃着,揉着眼睛:“娘……干什么啊?”

我低下头,看见她脸上都睡出了红印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望着我,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床上。

南宫离珠之前满目的憎恶都在这一刻柔化成水,仿佛要溢出她的眼睛:“妙言……”

妙言一惊:“呀,你醒啦!”

她这一声,倒像是石破天惊,一下子把所有的人都吵醒了,我立刻听到身后裴元灏和常晴惊醒的声音,他们急忙走进来,裴元灏走到床边,微笑着看着南宫离珠,道:“你醒了!”

南宫离珠抬起头来看着他,眼中闪烁着泪光:“皇上,臣妾……”

裴元灏微笑着:“你没事就好了!”

紧接着,常晴和身后的宫女们也都围了上来,我慢慢的站起来,将椅子挪到一边去,也带着妙言后退一步退出了人圈儿。一看到南宫离珠醒过来,帝后都非常高兴,而周围那些服侍的人脸上也笑开了花,直到南宫离珠要挣扎着坐起来,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常晴才回过神来,立刻让人把外面候着的太医都叫进来。

蕊珠立刻走到门口去说了一声,候在门外的几个太医全都松了口气,然后立刻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上前给南宫离珠诊了脉,说是最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接下来的时间,就要贵妃娘娘好好将息,切不要再在心里为难自己。

说到这一句的时候,南宫离珠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看向了我身边因为打瞌睡,而一直迷迷糊糊,也安安静静的妙言。

那眼神,我明显的感觉到,她似乎还是有些不甘心,却又像是已经无力,再作什么。

这时,眼前黑影一闪。

我抬头一看,才发现裴元灏已经转身走到了我的面前,他低头看了我一会儿,说道:“累不累?”

我不知道他怎么还有心情过来管我,便敷衍着道:“还好。”

话一出口,就成了欺君之罪,我的声音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哑了,才说出这两个字,就感觉喉咙被火烧了一样,立刻呛得咳嗽了起来。

妙言立刻抱着了我:“娘,你怎么了?”

我想说自己没什么,但已经说不出话来,接连几下咳嗽差点连眼泪都咳出来了,而一只有力的手伸过来,轻轻的抚着我的后背帮我顺气,好不容易平复下来了,旁边的玉公公奉上了一杯茶,他接过来,递到了我面前:“先喝了。”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也都看向了我这边。

昨天晚上是南宫离珠的生死关,所有的人都关注在她身上,——但说到底,会来这里守着也没有多少人是真心为她的病情,不过是因为皇帝来了,所有她们才会跟着来。可现在,裴元灏却站在我面前,给我递了一杯茶。

立刻,有几道针尖一般的目光就看了过来。

“……”

我犹豫了一下,还在考虑要不要接,而他已经伸手揭开了茶碗的盖,又往我面前一送,几乎就要贴到我的嘴边了。

我只能双手接过来:“谢陛下赏赐。”

说完,喝了一口。

茶不是热的,但微凉的茶水顺着喉管滑下去,倒是让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好了很多,我终于缓过一口气来,他低头看着我:“好些了吗?”

我刚要回答,他又一抬手,用食指按在了我的唇上。

“好了,别说话。”

“……”

“你的嗓子已经哑了,要好好休息才行。”

我越发的觉得如芒在背。

这时,常晴慢慢的走了过来,她柔声说道:“昨晚可真是辛苦了轻盈了,现在连嗓子都哑了。皇上,不如让她回去休息了吧,反正这里有太医看着。况且,公主殿下也该睡了。”

裴元灏低头一看,妙言一直都在状况外,有点不明所以的牵着我的衣角站在旁边,这个时候正大大的打了个哈欠,他的眼中浮起了一丝怜爱,微笑着说道:“是啊,也辛苦了朕的妙言了。”

说完,抚摸着她的发心:“妙言也快回去了吧。”

我犹豫了一下,还想要说什么,但他的手指又点到了我的唇上,轻声说道:“朕答应了你的事,不会食言。你先回去好好休息。”

“……”我终于点头:“是。”

妙言也揉着眼睛:“爹爹也快去休息。”

他点点头,立刻便让玉公公过来送我们回去,还吩咐,让人熬一点清热的汤水,喝了才让我们睡,我被几个宫女进来,小心的搀着胳膊走了出去。

临出门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南宫离珠还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也许是因为这些天的重病,让她消瘦了一些,这个时候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她瘦得脸颊都凹陷了下去,颧骨耸起,让那双眼睛变得更大了。

也更空洞了。

虽然周围那么多人围着她,可她身上却显得意外的苍凉,甚至寂寞。

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她迟缓的,抬起头来看向了我……

熬了一夜,我的确有些困了,一回到景仁宫就哈欠连天的,幸好吴嬷嬷倒是早有准备,让人炖了冰糖雪梨,逼着我喝了一盅才准我睡下,妙言也睡在我怀里,呼呼的打着鼾。

一直睡到中午,我才醒过来。

头有点痛,但总算不那么昏沉了,倒是妙言还一直睡着,我也知道昨晚累着她了,便也不急着叫醒她,自己轻轻的将那条搂着我脖子的小胳膊拿开,轻轻的下了床,才梳洗好,素素就推门进来了。

她立刻道:“大小姐,你怎么就醒了?!”

“嘘!”

我用手按着嘴唇,让她小声一些,回头看看,妙言还睡着。

她手里端着一盅东西,飘出一点淡淡的香味,我笑道:“正好,睡了那么久也饿了,你这来得正是时候。”

素素放到桌上,轻轻的说道:“是皇帝让人送过来的。”

“……”

掀开盅盖,里面是乳白色的,不知是什么炖煮的汤,还有些淡淡的药膳的味道,倒是很诱人。我饥肠辘辘,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让她盛了一碗给我喝,顿时人也活过来了一半。

吴嬷嬷也进来了,他们对昨晚的事都很感兴趣,只是碍着早上我回来的时候已经非常疲倦了,不好问,这个时候都围着我,我也就告诉了他们。

吴嬷嬷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那这样的话,贵妃娘娘的病算是好了?”

“嗯,看样子是的。”

“那她将来对姑娘……”

我淡淡的笑了一下:“我倒也不指着这个。她病好是她的事。”

“才不是她的事呢!”素素在旁边说道:“我可是听说过的,她以前对大小姐那样,现在好起来了,万一又来害你可怎么办?”

话音刚落,门口突然哐的一声。

我们几个人都惊了一下,回头一看,竟然是裴元灏站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