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学 >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 > 第2479章 不能让血染到胜京来

第2479章 不能让血染到胜京来

一直听着外面所有的脚步声都消失了,好像这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了一样,我转过头去望向那绵长呼吸传来的地方,轻声说道:“那陛下呢?”

裴元灏深吸了一口气,道:“朕,不像你一样对他那么有信心。”

“……”

“前车之鉴,朕不能让长江上的血,还染到胜京来。”

“……”

“今天朕会加派人手,一定要保护妙言的安全。”

我沉默着想了一会儿,说道:“陛下最好让你的人把注意力也放到央初身上吧。”

他像是微微一震,转过头来看向我。

我说道:“要这场婚礼进行不下去,两个人中任何一个出了事,都进行不下去。当年长公主的婚礼上,他不动刘轻寒,是要让陛下你来动手。”

“……”

“但央初……”

感觉到裴元灏慢慢的转过身来正对着我:“你终于也承认,他会在今天有所行动了?”

“我”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淡淡的说道:“我仍然相信,他不会伤害妙言。”

“这大概,也是朕今天最希望的一件事。”

说完,他走下了台阶。

感觉到他带起了一阵风,吹得我的脸上也丝丝的发冷,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明明是一件盛大的喜事,整个胜京城都在为这桩喜事沸腾,但我却有一种意外的,甚至有些异样的清冷感。

好像这一切,都跟我没关系似得。

只这样一想,我立刻用力的甩了一下脑袋,要把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甩开什么跟我没关系,今天是我唯一的,也是最疼爱的女儿出阁,这么重要的事,怎么可能跟我没关系呢。

就算我看不见,但我也可以听,可以问啊。

我回到房间里重新坐好,那两个来服侍我的小丫头可能也想出去看热闹,但因为我在这里,她们两也不能出去乱跑,我便问他们,现在妙言他们应该去做什么了。

这两个姑娘都是草原上的人,虽然未出阁,但显然看过的婚礼也不少,便七嘴八舌的跟我说起他们胜京的人成婚应该有哪一些步骤,拜神,祭天地等等。

虽然所拜的神不同,信仰不同,但对苍天,倒是都有一分敬畏之心。

我问道:“你们的这些仪式,要多长的时间。”

两个姑娘掰着指头算了一会儿,说道:“怕是要到下午呢。”

“哦……”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那正好了。”

等到他们的仪式完毕之后,正好便是中原的婚礼开始的时候。

只是,要累着这两个孩子了。

两个小姑娘又说道:“颜小姐可惜看不见,今天外面可热闹了,整个胜京城的人都出来了,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的。哎,前阵子出了那么大的事,好不容易有一件喜事,大家都愿意出来乐一乐。”

“是吗?这么热闹啊。”

“对啊。”

“那,城中的守卫”

另一个小姑娘说道:“我今天一大早就看到铁骑王又加派了人马守住城中的几个门,听说连拜神、祭天的地方都加派了人手呢。”

“对的对的,连铁面王都亲自过去了。”

我点了点头:“哦,那就好。”

看来,这两大天王对这件喜事也是非常的重视了。

我安安静静的坐了一会儿,感觉到有点口渴,便让她们给我倒杯茶,那个小姑娘给我奉上茶的时候,一失神,茶水都泼了一点出来,吓得她急忙拿出手帕来给我擦拭:“对不起对不起。”

我笑了笑:“没事。”

幸好茶水只是温热的,并不烫手,我抬头望向她们,说道:“是不是心都不在这里了?”

他们两个顿时就不说话,但我也能感觉到。

这种情况,有点像当年我还在宫里做才人的时候,身边跟着水秀和小玉,两个小丫头也是这样,外面一有点什么热闹的就魂儿都飞了,尽管吴嬷嬷也骂,但我还是会网开一面,让她们出去玩耍。

于是笑着说道:“你们两是不是也想出去看热闹啊。”

他们两立刻点头不迭的:“嗯嗯嗯!”

我笑道:“可以出去,但一次只能出去一个,我现在眼睛不方便,身边不能没有人。你先去看了,回来换你妹妹。”

其中一个姑娘立刻雀跃的道:“多谢颜小姐。”

说完,便一阵风似得跑了出去,留下的那个还不忘追到门口喊着:“早点回来替我!”

我听着忍不住发笑。

为了不至于让她太过难捱,我也尽量快乐一些毕竟今天是女儿出嫁的日子,我也真的不应该哭丧着脸,便刻意的多说话,跟她聊天,但这姑娘还是一心挂着外面,好几次都说听到了她姐姐回来的脚步声,跑出去看,又失望的回来。

不过,也幸好她的姐姐“有良心”,过了一会儿之后就回来了,让她也出去玩一会儿。

这个姐姐便坐在我身边,绘声绘色的告诉我外面那些热闹的场景,听说今天胜京城是车水马龙,人山人海,外面的大路上都已经堵得走不动了。

过了一会儿,妹妹又回来替姐姐。

我便听着她们轮番跟我说起外面的情况来,这样一来,时间倒也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

他们两个还意犹未尽的想要出去,我说道:“好了,你们两个也玩够了,公主和你们王子应该很快就要回来了,你们也别再出去疯跑了。”

两个人听着,立刻应声,也不敢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我就听见外面了一阵脚步声,而且人数越来越多,是许多的人都在往这边走过来,急忙让那两个姑娘出去开门迎接,过来,是那些仆从护着妙言走了回来。

我急忙迎上去:“妙言。”

妙言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有气无力的:“娘,我终于回来了。”

几个侍女也跟着走进来,替她取下发冠,摘去身上的饰品,妙言喘着气说道:“娘,好累啊,原来成亲要做这么多的事啊。”

我笑了笑。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成亲了!”

“……你啊。”

到底还是个孩子,居然会在成亲的当天还说这样孩子气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