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文学 > 无敌小刁民 > 第1638章 高国通的反击

第1638章 高国通的反击

“好晃啊!”

赵宝玉看着安德莱伊娜跑动的身姿,下意识地吞咽着口水。

他顿时就感受到身后工人们的鄙视。

“不好了!”

安德莱伊娜一脸凝重,调匀了呼吸接着道,“你的公司又跌停盘了!”

“噢!”

赵宝玉不痛不痒地应了一声。

“你和那个高国通有仇吗?他不惜赔本冲击你的产品!”

安德莱伊娜深吸一口气,又道,“除此之外,你建造储气站的消息,已经被他大肆宣扬,是为灵气枯竭在储存灵气!”

“噢!”

赵宝玉又应了一声,依旧不痛不痒。

“你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吗?如果灵气再次枯竭,你刚缓回来的产业,都会遭受到高国通的冲击!”

安德莱伊娜很是担心地问,“你准备怎么应对?”

“不用应对,因为我的灵气站是可以持续产出灵气的可再生资源!”

赵宝玉狡黠一笑道,“不用担心了吧!”

“嗯!”

安德莱伊娜下意识地回道,如果真的如赵宝玉所言,就算是灵气枯竭了,也有灵气站,是没什么好担心的。

“你是我滴小丫小苹果!”

这时,赵宝玉的手机铃声响了。

“我去!香怡姐!”

赵宝玉面上的线条抖了抖,旋即转过身子接通,并问候道,“香怡姐!有什么事吩咐?”

“你是不是不会回电话!我的未接来电没看见吗?”

电话内传出秦香怡的咆哮声。

“…呃…没想起来!”

赵宝玉尴尬地赔着笑。

“来机场接我!我到了!”

秦香怡说完便挂了电话。

“…我去!杀来了!”

赵宝玉尴尬地笑了笑,旋即拔腿就走。



机场。

秦香怡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脸怒容:“竟然还没有到!”

“香怡姐!久等了!”

熟悉的声音入耳。

只见,那阳光的大男孩,笑嘻嘻地手背在身后,向他走了过来。

我去!内裤掐沟里了!

赵宝玉毫无形象在身后拉扯着,心想着反正没人看见。

他是有礼物要送给我吗?

秦香怡想到这里,心情好了很多,摊开手道:“拿来吧!”

赵宝玉顿时有点懵,把手指拿回到鼻子前嗅了嗅,面色一红,旋即灵机一动,将自己培育的因草拿了出来。

秦香怡得见赵宝玉竟然送她一株草,面色顿时就拉了下来:“别人送花,你送草,什么意思啊?”

“香怡姐!你闻闻香不香?”

赵宝玉厚着颜,接着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这叫因草!只有仙界才有,味美香甜,可食用,可药浴,小仙女必备!”

秦香怡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接过因草,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确实很香!不过,这真的是仙界的小仙女用的?”

“香怡姐,我能骗你吗?童叟无欺!”

赵宝玉轻咳一声,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

“如果让我知道你骗我!”秦香怡眯着眼,露出一丝狡猾的笑道,“你就永远别碰我!”

“…”

赵宝玉心中顿时一凉,秦香怡深知他的弱点,不过强装淡定道,“香怡姐!不可能骗你,要不我们晚上庆祝下…”

此刻,他已然管不了因草是独角仙兽的食物了。

“庆祝?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秦香怡立马蹙紧了眉头,一脸严肃道。

赵宝玉不以为然地回道:“高国通不惜血本的打压我,星果一代手机已经降价到两千一台了!”

“你知道,还这态度?”秦香怡有些不满地道,接着道出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灵气不会枯竭还好,等到高国通亏完了,我们也无所谓了,大不了少赚钱,但是灵气要再次枯竭,市场就要被他抢

走了!”

“灵气很快就枯竭!”

赵宝玉神秘一笑,接着道,“不过,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

“好事?你建造个储气井能储存多少灵气?”

秦香怡很是无语。

就在这时,突然一大群黄皮肤黑眼睛的华夏人,围了上来。

他们拿着话筒,挂着工作证,拿着的话筒镶嵌着地方电台标,很显然是一群记者。

“糟糕!被设计跟踪了!”

秦香怡暗叫不好,忙对赵宝玉道,“我们赶紧走!”

她刚准备去拉赵宝玉离开,却见赵宝玉反而走向了那群记者。

“请问是不是高总赞助各位来的?”

赵宝玉笑问道。

“呃…确实是的!”

其中一名女记者,坦言道。

“好的,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赵宝玉笑回道。

“听说秦总偷偷来意国,是与你商量对策是吗?毕竟你们遭遇了高总的强烈冲击!”

“请问您建造储气井,是不是为了储存灵气?外界传言灵气会再次枯竭是真的吗?毕竟您之前精准的预言了灵气会复苏。”

“高总不计血本与你展开多产业的碰撞,面对高总如此物美价廉的商品,作为老百姓,我们应该观望?还是购买?”

“小南山房价又涨了,据悉这次只卖出了个位数的房子?听说是为了避免退房流,秦总的合同明确规定了再次出现了灵气枯竭状况,禁止退房的条款!”



记者们七嘴八舌的提问道。

“秦总来意国,是和我约会来的!”赵宝玉笑着揽过秦香怡的腰肢,接着道,“灵气大约在一周后枯竭,至于高总的产品,一定要买,人高总都下血本了,不买是傻子,至于小南山的房子,我做主,依然给退

,不过还是退九成,另外预告下,小南山的房价会在一周后,继续上浮百分之五十!”

在场的记者和秦香怡皆被赵宝玉这一套说辞给整懵了,一时间,记者们也不知道还能问什么?

“告辞!”

赵宝玉旋即牵着秦香怡的手,在众目之下离开了。



安海市,一间快捷酒店房间内。

高国通看着电视直播,一拳狠狠地砸在茶几上:“赵宝玉在玩什么花招?这回答都他妈的是有病吗?”“爸!如果灵气会在一周后枯竭!我们砸上卖房卖会所的钱去备货,应该能赚钱了!不过,如果赵宝玉骗了我们,灵气没有枯竭,我们钱都砸货上了,必然是血本无归,真

的会输的一干二净!”

高灿神色复杂地分析着局势。

“我相信他!他敢在公众面前胡言乱语,丢脸的是他!”

高国通沉声,又道,“把钱都投下去,并放出消息,优惠截止灵气枯竭前,后面恢复原价!”

“是!”高灿应声道。